东京奥运:送钱送房送母牛……各国如何奖励夺得奖牌的运动员

在奥运会上争取奖牌,本身对于运动员来说就是巨大的激励……那份荣耀、成就感和名声无可言喻。

但是,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国家会向他们的运动员提供额外的奖励呢?有些会送钱,有些会送房子,有些甚至会送母牛。

国际奥委会(IOC)不会向运动员支付出场费,也不会向赢得奖牌的选手发奖金,但是有相当数量的国家会试图通过各种奖励来刺激运动员的求胜欲望。

在这里,我们来看看2020东京奥运会上的一些奖牌获得者,除了金银铜奖牌之外,还会得到些什么。

两所新房子

举重选手伊迪琳·迪亚兹(Hidilyn Diaz)在7月26日的比赛中为菲律宾赢得该国历史上的首枚奥运金牌,令举国沸腾。

她在女子55公斤级比赛中夺金,成为国家英雄。

迪亚兹在竞技赛场上的成绩也改变了她在赛场外的人生。

除了赢得超过60万美元的现金奖(当中包括菲律宾体育委员会,甚至还有总统杜特尔特本人支付的奖金)之外,她还获得了两所新房子——其中一所是由菲律宾华裔富豪吴聪满赠送的豪华公寓。

对于一个目前的菲律宾空军下士且月收入为500美元的运动员来说,这一点都不差了吧!

令人无法相信的是,赢得冠军的她,其实在备战奥运会期间连个健身房都没有,只能凑合着与别人轮流使用举重器材。在此之前,她和队友们还因为新冠疫情而滞留马来西亚长达18个月。

奖金数额差异巨大

不同国家的奖金数额差异非常巨大。

在那些在奥运会上疯狂“扫金”的国家,运动员要依靠在备战和训练设施上的巨额投资,于是这些国家通常在奖金问题上就会不如其他国家那么慷慨。对于其他(得到奖牌较少的)国家来说,奥运会上的辉煌是一件更加英勇的事情。

马来西亚13次参加奥运会只赢得11枚奖牌,夺得金牌对他们来说仍然是很难得的事情,他们承诺给该国在东京奥运会上夺金的健儿奖励24.1万美元(银牌奖金是15万美元,铜牌则是2.4万)。

截至8月2日,马来西亚只在东京赢得过一枚奖牌:是羽毛球男子双打项目的铜牌。

另一方面,至7月29日已经在奥运参赛历史上夺得超过500枚奖牌的澳大利亚,给每个站在领奖台的运动员发的奖金不到马来西亚的十分之一——澳大利亚在东京已经赢得超过30枚奖牌。

闪亮的新轿车

在大国当中,中国与俄罗斯属于例外,他们的奥运会奖牌得主不仅会获得巨额奖金,还会从国家和地方当局那里获得各种奖励。

在俄罗斯,这些奖励就包括闪亮的新轿车,还有住宅。

母牛也是奖品

不过,另一些奖励则有点奇妙。

南非赛艇选手西兹维·恩德洛乌( Sizwe Ndlovu)、马修·布里坦(Matthew Brittain)、约翰·史密斯(John Smith)和詹姆斯·汤普森(James Thompson)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赢得男子轻量级四人赛艇项目赢得冠军,每个人得到了一头母牛。

他们的奖品来自商人兼擅长烧烤的电视节目厨师扬·斯坎内尔(Jan Scannell)。

新工作、加薪,还能免服兵役

在很多国家,一枚奥运奖牌能够为你带来一份新工作,或者更高的薪水。

印度举重选手米拉拜·查努(Mirabai Chanu)在东京夺得一枚银牌,得到约35万美元的奖励,但是更令人惊讶的是,她还得到了现雇主印度铁路局的公开承诺,将会给她升职。

在韩国,奖牌获得者会得到奖金,但是对于一些男子项目奖牌得主来说,最大的奖励可能是免除原本18个月的强制兵役。

该国有两名高尔夫运动员有机会获得这一福利,分别是任成宰(Sungjae Im)和金时沅(Si Woo Kim)——很遗憾,两人最终都未能站上领奖台。

还有更多的物质奖励

给奥运奖牌得主发奖励并不是新鲜事,而是可以追溯到1980年代,只不过奖励的规模与当时相比已经加大了很多。

你可以去问问新加坡的游泳选手约瑟夫·斯库林(Joseph Schooling):2016年里约奥运会,他在男子100米蝶泳项目当中爆冷击败美国游泳传奇人物迈克尔·菲尔普斯(Michael Phelps,菲比斯)夺得金牌,他从新加坡政府那里得到了75万美元的丰厚奖金。

不过,对很多人来说,这些奖金其实就是生计。因为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参加的竞技项目并不会得到媒体太多的关注,于是在奥运周期以外要得到赞助也比较难。

比如巴西的奥运选手就非常依赖政府的资助。当中包括体操选手丽贝卡·安德拉迪(Rebeca Andrade),她在东京奥运的女子项目当中夺得两枚奖牌,震惊世界。

今年2月,研究机构全球运动员(Global Athlete)访问了48个国家的超过500名精英奥运选手,了解他们的财政。当中近60%的人表示,他们“不认为自己财务稳固”。

好几个国家的运动员,包括像美国这样的体育大国在内,要依靠众筹项目来资助他们参加东京奥运会。

英国的BMX单车手贝萨尼·施里弗(Bethany Shriever,上图)就必须通过众人筹来实现参加奥运的梦想,因为此前的2017年,管理机构英国体育局(UK Sport)裁撤了对女子单车手的资助。

新冠疫情亦令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因为一些有出场费和资金的赛事推迟或取消了。

幸运的是,很多上面所提到的奖牌获得者在得到奖励之后,就不再需要担心这种事情了。迪亚兹在夺金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说:“尽管有疫情,我们还是来到了这里,也把奖牌带回了家。”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她说。

One Reply to “东京奥运:送钱送房送母牛……各国如何奖励夺得奖牌的运动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