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闭幕:新冠疫情以外的八大回忆

2020年东京奥运会成为了一届与众不同的奥运会,而这不单纯因为比赛要在一场疫病大流行底下进行。

缺乏现场观众,还有各种各样的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病疫情(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安全措施,成为了过去两周比赛的特色。

但这段时间也充满了许多温暖人心与励志的时刻,让这一届奥运会不会只因为新冠病毒防疫限制而被世人记住。

初试啼声的少年们

赛事开始之初,有三位年轻运动员吸引了众多镁光灯照射。

滑板女子街式赛首次在奥运会上演,颁奖台很快就挤满了青少年。来自日本的西矢椛得了金牌,13岁的她成为了奥运最年轻的金牌得主之一。

跟在她后面的有同样是13岁的蕾莎·利尔(Rayssa Leal),她以一面银牌成为了巴西最年轻的奥运奖牌得主。16岁的中山枫奈得了铜牌。

但这才不过是开始。像游泳、体操与跳水等项目还陆续出现青少年选手惊艳夺金的场面。

中国的全红婵在女子10米跳台以两次完美跳跃迈向夺金之路。这位14岁的选手首两跳取得七位裁判各10分的满分成绩,还有一跳只差0.5分便满分,但还是刷新了奥林匹克纪录。

前所未见的伎俩

东京奥运有四个项目首次登场:空手道、滑板、运动攀岩和冲浪。某些运动也加入了男女混合团体赛,好像是游泳接力和一些田径项目。

自由式小轮车(BMX freestyle)是本届新增项目之一,也是在新冠防疫限制之下,其中一项吸引最多人在赛场外围观的比赛。

英国的夏洛特·沃辛顿(Charlotte Worthington)做出一个奥运会上前所未见的伎俩——一个360度后空翻——赢得小轮车金牌。

这下360度后空翻由扎克·肖(Zach Shaw)发明,因此又称“Zakflip”,放到沃辛顿这套世界级动作里头,为她获得评判打分97.50,换来金牌。这是男、女子比赛中最高的分数。

“分金同味”

奥林匹克男子跳高决赛出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卡塔尔的穆塔兹·伊萨·巴尔希姆(Mutaz Essa Barshim)与意大利的吉安马科·坦贝里(Gianmarco Tamberi,谭巴尔)一同获得金牌。

经过累人的两小时竞逐,两人均跳出2.37米的成绩,难分高下。赛会正要请两人再次“一跳定输赢”。

这时候,两人做出彰显体育精神的一个决定:他们同意共享金牌,众人马上叫好。他们创下了自1912年以来,首次有双冠军一同踏上颁奖台的历史。

君子之争

当美国选手伊赛亚·杰维特(Isaiah Jewett)与博茨瓦纳选手尼耶尔·阿莫斯(Nijel Amos)在800米跑赛事中摔倒,他们把彼此扶了起来,互相搀扶,慢跑回终点线。

他们比冠军落后了54秒,但这一次,正如他们赛后对记者所说一样,时间再也不重要了。

“史上首金”

伊迪琳·迪亚兹(Hidilyn Diaz)在女子55公斤级举重为菲律宾赢得该国历来首面奥运金牌。

因为新冠疫情的缘故,迪亚兹在马来西亚滞留了一段时间。这位来自三宝颜(Zamboanga)某穷乡僻壤,父亲开三轮摩托车维生的女儿,自2019年12月以来没有见过家人一面。

她领奖之后对记者说:“我期待能享受一下生活,毕竟我已经在马来西亚待了差不多两年,我也糊涂了。”

随着弗洛拉·达菲(Flora Duffy)在东京赢得女子铁人三项冠军,人口只有6.3万的英属百慕大(Bermuda)成为了人口最小的奥运金牌得奖地区。

编织秘密武器?

英国跳水选手汤姆·戴利(Tom Daley)与马提·李(Matty Lee)一同赢得男子双人10米跳台跳水金牌。戴利把织毛衣视为他的“秘密武器”。

他后来在社交媒体上展示成品——那是给他家的法国斗牛犬Izzy的一件套头毛衣(jumper)。

拜尔斯:精神健康第一

西蒙·拜尔斯(Simone Biles)宣布不参与女子体操团体决赛,集中照顾自己的精神健康。此举为她赢得赞誉。

拜尔斯宣布退赛决定后说:“我说要优先照顾精神健康,是因为要是你不这样做,你是无法享受这项运动,也不会心想事成。”

美国败于俄罗斯奥委会得第二名,是自2010年以来首次落败。拜尔斯率先向俄罗斯奥委会队长安吉丽娜·梅尔尼科娃(Angelina Melnikova)道贺。

在退出另外四个项目之后,拜尔斯回到赛场竞逐女子平衡木项目,得一面铜牌。

虽然从旁人目光看,东京之旅没能如拜尔斯所愿,她回顾自己的经历,认为值得大家学习。

她在平衡木比赛过后对记者说:“这当然是启发大家讨论精神健康。这是许多人都曾经历过,却都选择逃避的话题。我觉得我们不只是在娱乐大众,我们也是人,我们都有情感。”

今年早些时候,拜尔斯公开表示对参与2024年巴黎奥运持开放态度。她在参加平衡木比赛后表示希望稍作休息,但没有排除任何可能:“我只想消化一下奥林匹克这回事。我经历了许多,这是漫长的五年。”

雨过总会天晴

本届奥运会期间至少有一名选手订婚成功。

阿根廷击剑手玛丽亚·贝伦·佩雷斯·莫里斯(Maria Belen Perez Maurice)也许因为败给匈牙利的安娜·马顿(Anna Marton)而感到一丝失落,但她没有空手而回。

她在接受赛后直播连线采访途中,与她交往多年的教练卢卡斯·吉列尔莫·沙乌塞多(Lucas Guillermo Saucedo)在她背后举起一张纸:“你愿意嫁给我吗?求你了!”

莫里斯说:“我当然说愿意。”整个拉丁美洲的网民都炸锅了。

One Reply to “东京奥运闭幕:新冠疫情以外的八大回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