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三则

(一)

预警防控是如何失效的?

现在新冠,说谈之色变也并不夸张,以北京新发地市场为中心的爆发,四天之内录得79例确诊,全北京紧急管控,所有5月30日以后去过新发地市场的全部要报告、检测。

话说北京一家企业的老板娘,其司机近期去过新发地,但他既不报告,也不检测。下面的同事窃窃私语,毕竟这是事关每个人安危的事情,但却没有一个人告诉老板娘实情,当然也没有人向有关部门举报,这等于预警防范机制失效了,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大家都不怕死吗?

从正反两个方面结合起来来理解这个问题,这么做似乎有充分的理由。

如果大家都不上报不举报,这个司机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被感染了,也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没有被感染,甚至在大家的心里,感染的可能性要小的多,冒一点儿小风险而已。但如果上报了举报了会怎么样呢?大概率老板娘会勃然大怒,但她可能首先会把怒气释放在上报的人身上,其实,如果检测结果为阴性,老板娘是否会开除这个司机?很难说,如果没有开除,以后上报的人如何与司机相处?另外,其他同事是否因此对上报的人有想法或抵触甚至敌对?不得而知。上报的话会有什么好处吗?老板娘会因此奖励上报者几万块?不太可能。

综合来看,不上报不举报只是担一点儿有限的风险,而上报举报的风险要远高于不上报不举报,所以,这个奇怪的事情就这么自然的发生了。

(二)

有一句话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句话之所以成立,除了当局者受情感、认知能力等各种因素所限,旁观者纵览全局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不涉及自己利益的时候都伟光正。涉及到自己利益的时候都是想得到不想放弃,不是当局者不明白,是没有更好的利益出现。

(三)

穷的更穷,富的更富,除了各种原因外,还有一个就是穷困者本身很难做出好的选择,而富贵者很难做出坏的选择,比如一个穷人找一个漂亮或者有钱的媳妇是很困难和不可思议的,即使得到了也未必会善终,比如武大郎,所以,贫困者往往做出符合自己身份的决定,穷人找穷人孩子还是穷人。丑的找丑的孩子也是丑的,而富贵者找个漂亮的或有钱的女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即使名不正言不顺,但并不算大的错误或招致无法承受的损失,比如西门庆。一个人,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刻,一是出生,二是婚姻,三是个人努力,穷人基本上没机会通过婚姻改变命运,而个人努力又大概率是在不断的做着低贱的没有前途的决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