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特鲁多的头发成了加拿大的举国焦点?

by CATHERINE PORTER

多伦多——犹如拖把般放任不羁,令人着迷。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的头发长期以来一直是加拿大人迷恋、嘲笑和吹捧的对象。然而,新冠疫情已持续三个月了,当他日复一日地出现在电视通报会上回答问题——并把刘海拨弄到一边——评论特鲁多的秀发已成为一项举国消遣。这是冰球季后赛胡子的病毒大流行版本吗?他是否在展现这个国家因数月困守在家而导致的憔悴之心?

为此,人们给编辑写信,作家给报纸写专栏文章。他拨弄头发——加上在疫情前就开始留的胡子——的视频被添加了各种风格的音乐上传到YouTube。其中一个已经获得了超过26.5万次观看。和这个头发蓬乱的国家的许多人一样,尽管身为总理,特鲁多也在遵守规定,没有去理发。自3月以来,人口最多的安大略省和蒙特利尔的居民被禁止进入理发店和美发沙龙。但特鲁多仍然是形象塑造的大师,并且大多数人认为这是一个政治卖点。前自由党总理让·克雷蒂安(Jean Chrétien)的公关负责人彼得·多诺洛(Peter Donolo)如今是一家公关和游说公司的副董事长,他说:“他很懂得领导者的象征意义。”他还说:“另外,他留长发看上去很气派,这也有帮助。”与美国人不同,加拿大人要求他们的领导人是无产者——没有特权、没有特殊待遇或好处。另一位总理斯蒂芬·哈珀(Stephen Harper)付费请发型师给他化妆和染发被发现后,引起了举国上下的嘲弄与愤怒。举个例子来说:特鲁多选择在他相对普通的红砖家宅前作通报,那里并不是总理的官邸。房子每周都会显得更破旧一些,因为他不愿意花费数千万纳税人的钱去修缮。

纽芬兰圣约翰纪念大学的政治学教授阿历克斯·马兰德(Alex Marland)说:“如果他可以搞特殊找人给自己剪头发,而我们却不能,你能想象这将引发的负面媒体报道吗?”三个月以来,特鲁多往往每周要举行七次通报会,直接面对对此乐此不疲的观众。对于许多人来说,他的通报会已成为每日发帖内容,他头发的生长像挂在墙上的图表一样记录着封锁的日子。

“这是一种亲密的、几乎是紧张的反应,”凯蒂·吉恩(Katy Jean)提到总理用手拨弄头发的习惯时说。吉恩是新斯科舍省达特茅斯的一名全职妈妈,自3月16日以来,她每天都观看特鲁多的通报会,只错过两次。她在推文中称他为“帅哥”,还发了好几个他捋头发的动图。“他说话时不会这样做,但是,当他思考时,”她说。“我发现他虽然惯用右手,拨弄头发还是用左手。”吉恩还注意到了其他事情:特鲁多的领带有点歪,她还推测他最近美白了牙齿,很可能是使用药店里买的东西。她说:“关于CERB的回答也就那么多了。”她指的是加拿大紧急救济金。吉恩说她没有投票给特鲁多。在所属党派在议会中占少数的情况下,特鲁多去年获得连任。但民意调查显示,许多加拿大人和吉恩一样,认为他在应对危机方面做得不错。

所以,头发没有造成负面影响,这很具有讽刺意味,因为2015年有一句针对他的政治攻击广告语是“也就头发不错”。周五,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的理发店和美发沙龙将重新开放。问题是:总理会去理个发,还是会和加拿大仍处于封锁状态的选民并肩,继续忍耐居家规定?而且,如果他剪了头发,这位摆拍之王会带上他的私人摄影师吗?“他需要从象征严阵以待转变为象征启动经济,”多诺洛说。“他应该在理发店拍照留念,但如果是我,我不会选择高级的造型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