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太子蒋凡出轨事件后续,*浪微博因操控舆论被网信办处罚

by 王长胜

6月10日,就在刚刚,国家网信办发布消息称,指导北京市网信办约谈新浪微博负责人,针对微博在蒋某舆论事件中干扰网上传播秩序,以及传播违法违规信息等问题,责令其立即整改,暂停更新微博热搜榜一周,暂停更新热门话题榜一周,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时间自6月10日15时至6月17日15时。同时,要求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对新浪微博依法从严予以罚款的行政处罚。 

随后,新华社转发了这条消息。

这让拥有热搜排行的微博自己也上了一回“热搜”,而被提到的蒋某舆论事件,应该就是在四月份阿里太子蒋凡的出轨事件。一般来说,网信办约谈企业,不太会直接说出具体原因,也不会针对某件事情就进行发声处罚,这次指名道姓蒋某舆论事件,很是有些不同。

蒋某舆论事件大概是这样的:四月的某天,一个ID为“花花董花花”的用户发微博直指张大奕,警告其“再来招惹我老公我就不客气了”。

这里的“花花董花花”后来被确认为天猫总裁蒋凡妻子,而张大奕则是网红电商如涵控股的创始人。

此事件一出,瞬间冲上微博热搜排行榜,也因此引起了不小的舆论风波。蒋凡后来被调查,并得到了一定的降职处分。这倒也没什么,诡异的是,这件事情中,微博平台的做法显然是对舆论进行了“完美的操控”,即微博限流、禁言,随后网上几乎所有关于此事的各种文章和帖子被删得干干净净。

作为微博的投资方,2016年,阿里巴巴1.35亿美元增持新浪微博,持股增至31.5%。大股东出现这样的负面新闻,作为关联公司,微博自然不会让这样的丑闻继续发酵,操控舆论也顺理成章,只是做法太过露骨,连网信办都看不下去了。

问题来了,事情过去了两个月了,网信办为什么才出手干预呢?

我个人觉得原因有二,一是当时正值疫情期间,顾不上;二是今天的另外一则新闻。继续看……

也是在刚刚,新华网发了一篇稿子《互联网“寡头病”该治治了》,来源是《半月谈内部版》2020年第5期,作者是半月谈评论员毛振华,这个人不展开了,大有来头。

文章第一段说的就是上面这个事情:“国内某互联网巨头又被国家网信办“点名”了。由于其App多个频道存在违规问题,公司负责人被约谈,部分频道暂停更新并开展深入整改。该企业身上所反映出来的问题,与互联网搜索领域长期缺乏有效竞争、一家独大不无关系。”

接着又说:“在搭上技术发展的快车后,一些互联网企业很容易形成“领先一步,步步领先”的先发优势,直至患上“寡头病”。尤其是在搜索、社交媒体、电商、网约车等容易形成用户惯性的领域,体现得更为明显。一旦登上垄断“宝座”,面对丰厚回报,一些互联网企业便采取强硬的排他性措施,使创新很容易被扼杀在摇篮中。无论是腾讯和360之间曾经的“3Q大战”,还是阿里和京东的“二选一”争议,其中都不乏垄断的影子。”

限于篇幅,具体内容不展开了。需要解读一下,几乎同时,两篇文章配合发布,这是在计划之中的,从以往惯例来看,上面但凡出手,一般都是组合拳,不会是一锤子买卖。整顿微博事件,只是一个反垄断的导火索。而蒋凡的事情,只是微博被罚的导火索。真正的目的,我不太敢明说,你也应该懂。垄断分很多种,垄断市场、垄断流量、垄断舆论,这都是垄断,尤其凭借垄断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上面自然不能容忍。

下面放几条评论。知名自媒体人王冠雄在朋友圈这样说:“阿里太子蒋凡出轨、操纵微博控评这事儿,居然惊动了wxb。这是所有中国互联网公司的顶头上司懂吗?一般来说处罚通告都是虚指,这次点名实属罕见,说明有司看不下去了。掌控舆论,那是国之重器啊!你一民营企业也敢?这叫僭越之罪。”

另一位长年跟踪阿里的朋友这样评论:“阿里这次因为‘蒋凡事件’,损失大了去了,连微博都搭上了。想想何必!控制舆论?别天真了!”

新华社微信公众号发布了《干扰网上传播秩序!刚刚,微博热搜被暂停了》,阅读瞬间10W+,评论也是一边倒。

原文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14733732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