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超级食物纳豆:让人爱憎分明的奇葩

by BBC Erika Hobart

作者本人的母亲是日本人,65岁的她每天都会吃一种别人看起来、闻起来、吃起来都令人作呕的食物。

纳豆是由发酵大豆制成的一种日本传统食品,闻起来有刺鼻的氨气味,吃起来口感粘稠拉丝,让人不是喜欢就是痛恨,即使是日本人也有两极化的反应。

日本网络服务商Nifty公司2017年的调查发现,只有62%的日本人真的喜欢纳豆,13%的人讨厌纳豆的味道。

但是因为纳豆富含的营养价值,许多人不管喜欢或不喜欢,都还是会吃纳豆。

“纳豆闻起来非常臭,你一定会注意到那股味儿,”在伦敦教授日本料理的日本厨师五味由纪(Yuki Gomi)毫不掩饰地如此表示。

“但是我家的冰箱里总是有纳豆,”她说纳豆在她家算是日常必需品,就像西方家庭必备的奶酪和酸奶一样。

“一天一盒纳豆,死亡远离我”

日本人一直将纳豆誉为是“超级食物”,并相信吃纳豆能改善血液流通,降低中风几率,日本是全世界老年人口最多的其中之一,因此纳豆对健康带来的功效也特别吸引人。

我的母亲经常说纳豆让她的血液循环有如丝绸一般平滑,日本新闻网站“SoraNews24”甚至宣称“一天一盒纳豆,死亡远离我。”

位于日本仙台的日本东北大学农业科学研究院的食品营养科学教授白川仁(Hitoshi Shirakawa)表示,对一些人来说,这句话“可能没错”。

他引述发表在《英国医学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上的一偏长期研究报告说,东京的国立癌症研究中心(National Cancer Center)研究人员发现,每天吃纳豆等发酵大豆食品的男性和女性,死于中风或心脏病的几率减少10%。

白川仁表示,“大豆食品经过发酵过程后比较不容易流失营养成分,这被认为是吃纳豆能降低心血管疾病的原因之一。”

纳豆的营养成分包括大量的蛋白质、铁质和膳食纤维,对人体的血压和体重的均衡都能产生正面作用。

纳豆甚至还能让人们感觉和看起来更年轻,每一份40-50克的纳豆含有日本政府建议的维生素K每日摄取量,能够预防骨质疏松。

纳豆还富含维生素B6和维生素E,能够提高细胞新陈代谢,减缓皮肤老化。

但是早在发酵大豆的营养价值被发现之前,纳豆就已经是日本饮食的一部分。美国加州克莱蒙特(Claremont)的波莫纳学院(Pomona College)的日本历史教授塞缪尔·山下(Samuel Yamashita)表示,纳豆最早是在日本奈良时期,公元710-784年间从中国首次传入日本的。

他说,“日本的历史纪录显示,虽然纳豆是在公元700年间传入日本的,但是到了镰仓时期(1192-1333)才在贵族和武士之间流行起来,接下来到了室町时代(1338-1573)盛行佛教素食,纳豆和豆腐一起成为重要食材。”

山下表示,到了江户时代(1603-1867),纳豆演变成为日本饮食中的日常必需品,纳豆出现在食谱上,人们开始在家里制作纳豆。大豆用水浸泡,蒸或煮之后用稻草包裹起来,稻草上常见的枯草芽胞杆菌能促使其发酵,产生粘稠的丝状物。

今天,日本人不再在家中自己制作纳豆,而是到超级市场或便利商店就能买到纳豆。

商店卖的纳豆通常用发泡胶(保丽龙)盒子盛装,三盒一组贩卖,售价大约在100至300日元(0.9至2.7美元)之间,每盒容量刚好是一次食用的分量,内附调味酱汁包和芥末包。

准备食用时,将三种内容物放到一起搅拌,然后将搅拌成粘稠拉丝的纳豆倒在一碗白饭上面食用,其他的吃法还有納豆配上葱和生雞蛋一起吃,吃每一口纳豆的时候都会拉丝。

“纳豆妹”的新境界

在日本,人们通常在早餐吃纳豆,我的母亲不是特别喜欢纳豆的味道,但是因为它的营养价值,还是每天早上都会吃一碗纳豆。

在东京银座销售珠宝的福田明美(Akemi Fukuta)表示,她每周都会吃好几次纳豆,因为她认为纳豆既营养又美味,五味由纪也经常给她4岁的女儿准备纳豆,并表示纳豆是忙碌母亲的天赐之物。

铃木真由子(Mayuko Suzuki)对纳豆的热爱则是达到了另一个全新境界,她每天都吃2-3次纳豆,而且还在社交网络上大大推广吃纳豆带来的好处,被网友昵称为“纳豆妹”。

“纳豆妹”铃木真由子在 YouTube 和 Instagram 都有自己经营的频道,她通过这些社交平台介绍纳豆这种食物,包括自己发明的纳豆食谱、可以吃到各种纳豆口味的餐厅。她还经常分享一些特殊纳豆口味的照片,例如纳豆意大利面,纳豆比萨饼,甚至是纳豆冰激凌。

“我喜欢那种发酵过程带来的独特味道,”她解释说,“当你把纳豆加到料理当中,它为料理带来一种浓郁又圆润的味道。”

考虑到铃木真由子对纳豆的着迷,她三度造访位于东京的“纳豆工房仙台屋”,也就毫不令人惊讶了。纳豆工房是一家纳豆吃到饱餐厅,在这里你只要花900日元(8.10美元)就能享用各种不同口味的纳豆,包括毛豆纳豆,芝麻纳豆,海带芽纳豆,还有纳豆甜甜圈。

纳豆工房仙台屋目前的社长伊藤英文(Hidefumi Itō)已经是第三代店主,家族祖业1961年创立于日本山梨县。

伊藤英文表示,由于纳豆越来越受顾客欢迎,因此扩展店面到东京设点,店门口还设置了纳豆自动贩卖机,这样即使在非营业时间,客人也可以买得到纳豆工房的独特口味纳豆。

“继承家族祖业,提供人们如此有营养价值的食物,是一件很有益的事情。”

恶心食物博物馆

尽管纳豆被誉为超级食物,但是在日本以外的地方却很少人爱吃纳豆,甚至被人认为是恶心的食物,还被瑞典马尔默(Malmö)的恶心食物博物馆(Disgusting Food Museum)收藏。

恶心食物博物馆创办人兼馆长阿伦斯(Andreas Ahrens)表示,“人们最受不了纳豆的有两个问题,纳豆的刺鼻气味和粘稠口感,纳豆还含有枯草芽胞杆菌,闻起来有种泥土的味道。”

和纳豆一起被恶心食物博物馆收藏的还有来自南美秘鲁的烤天竺鼠,意大利撒丁岛的卡苏马苏奶酪(Casu Marzu),这种奶酪里面有苍蝇幼虫。

“在恶心食物博物馆我们发现,一种食物是否美味或是恶心,是属于文化层面上的问题,这全取决于个人的成长环境和培养成什么喜好而言,像纳豆这样的食物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五味由纪非常能体会阿伦斯所说的这种感觉。她在2013年出版了《在家做寿司》食谱书,当时她很犹豫要不要将纳豆寿司卷包括在书里面,“我很害怕人们不会喜欢那么臭的东西,我几乎很难为情”。

但是五味由纪表示,她后来在跟她学习日本料理的学生中看到越来越多人开始接受纳豆,并想要学习更多关于纳豆的料理知识。

“有越来越多的人去日本旅游,他们在传统日式旅馆品尝到纳豆早餐,回来后跟我说他们吃了一种粘糊糊的奇怪东西,有些人讨厌,但有些人喜欢,想知道哪里可以买到纳豆。”

五味由纪表示,这些反馈让她相信,有更多的外国人会和日本人一样爱上纳豆的滋味。

“我希望纳豆能更加普及,在一些农夫市场就能买到,现在有股发酵食物和发酵饮料的趋势,包括韩国泡菜、克菲尔、康普茶等,我觉得很快就会轮到纳豆了。”

发表评论